電話:

您的位置:主頁 > 婚姻調查 >
大連市私家偵探

她想生個孩子,救一救病入膏肓的婚姻

  今天的文章,來自真實故事改編,涉及隱私,所有人名均為化名。

  01

  付欣蘭忘不了2016年5月3日這一天。

  這一天是她的生日,但她的丈夫老田從早上在另一張床上起來開始,就念叨著要離婚的事。

  大連私人偵探老田說:付欣蘭,我們離婚吧?這些年吵都吵膩了,也沒話說了,你也別不舍得,我的心思不在你身上,你是知道的。我知道你對我好,但感情的事勉強不來,破碎了就跟打翻的瓷瓶一樣,只剩渣渣,粘不上的。

  付欣蘭用無辜的眼神望著老田,望著這個和她生活了九年的男人。

  當初他那樣深的愛過自己,豁出性命也愿意,可如今怎么會不愛了呢?怎么堅持要和她離婚呢?

  她把頭搖得像撥浪鼓,像個孩子一樣抽泣起來。她像從前一樣一步步靠近老田,試圖用淚水換得他的憐惜,用她那雙水蛇一樣柔軟的雙臂擁住他,以求他的不忍。

  但付欣蘭還沒靠近,還沒把雙臂擁向老田,男人就厭煩地推開了她。

  老田推她,但不看她,表情厭煩至極,就如同推開一件令他渾身不自在的物品,然后在沙發上抓起一件單衣,逃也似的出了門。

  留付欣蘭一人在140平方米的房子里哭得像一條狗,但她仍然死倔地抓著曾經那些美好不愿放手

  02

  付欣蘭和老田是有過恩愛的。

  當年23歲的付欣蘭大學畢業,懵懂著步入社會,在一家國際貨代公司實習,跟師傅學操作。

  帶她的師傅是個42歲的女人,因為婚姻不順,性情古怪,脾氣陰晴不定。

  對方本來就不情愿帶年輕的能掐出水的付欣蘭,后來自然諸多冷眼。

  沒有工作經歷又沒建立人緣的付欣蘭,整天都要受師傅的無端責罵和突如其然的冷漠。

  師傅不愛,其他同事自然也不待見,何況辦公室是一個同性相斥的地方,因為付欣蘭長得漂亮,但這漂亮有時也不一定是好事。

  大家一條心的擠兌她,恨不得她早點識相地走。

  就在她快要撐不下去的時候,有一次替師傅前去送禮時,認識了老田。

  那時的老田還不叫老田,是人口中的田經理。

  他比付欣蘭大六歲,長得一表人才,是很多女孩欽慕的對象。

  付欣蘭去找他,膽怯地推開那扇掛著經理室牌子的門,發現里面的男人正埋頭認真地理文件。

  當時是下午三點,雖說太陽西落中,但光輝不減,就這么透過落地玻璃窗打在他的臉上身上,仿佛鍍了一層金色。

  付欣蘭看呆了,她從沒見過這么好看的男人,就像欣賞著一件藝術品。

  03

  她站了足足有二分鐘,老田還在理資料。

  付欣蘭忽想起此行目的,就抖著嗓音小心翼翼地喊了一聲:田經理。

  老田被這一聲柔得像棉花糖般的聲音喚醒,隨即循著聲音看了過來,這一看剛好對上付欣蘭清澈明亮的眼神。

  心里蕩起漣漪。

  愛情來了,總是花開的猝不及防,兩個人就這么對了一眼,從此兩心相悅。

  也是從那天起,老田拼命地追求付欣蘭,為她舍去一眾鶯鶯燕燕的愛慕,只求單愛她一個。

  他為她什么都愿意,就差掏心掏肺了。

  他得知付欣蘭工作不悅,動用同學關系替付欣蘭換了一份更合適她的工作,薪水也更高。

  他怕她原來住的地方離公司遠,就為她在新單位附近租房,知道她一個大學畢業沒多久的女孩沒什么錢,給她付了一整年房租。

  租來的房子家具都陳舊了,他二話不說拉著她去家具城買家具。

  安頓好付欣蘭還不夠,每天還要抽許多時間過來看看她。

  看到付欣蘭總吃快餐和方便面,老田鼻子和心都酸了。

  他一個大男人,從前也是沒下過廚的主,在愛上付欣蘭之后,竟然天天進廚房琢磨烹飪,二個月下來,無師自通,做的菜色香味俱全。

  不光如此,老田還幾次陪著付欣蘭回她重慶山城老家看望父母。

  他給了付欣蘭家的感覺,給了付欣蘭極強安全感,也滿足了付欣蘭對于愛情的所有美好幻想和依賴。

  所以當老田在人來人往的街頭向她求婚時,她毫不猶豫答應了。她一頭扎進他的懷里,用她那柔軟如水蛇般的雙臂緊擁住老田的腰。

  付欣蘭記得很清楚,老田溫柔地吻了她,四周是雷鳴般的掌聲和祝福聲。

  04

  婚后的她們,過著神仙眷侶的生活。

  白天工作,只要停下來,想的都是對方,傍晚下班,哪都不想去,只愛往家跑。

  夜幕降臨,城市霓虹閃爍,老田總愛牽著付欣蘭的手依偎在陽臺上看萬家燈火,看著看著又吻在一起,直到呼吸急促,然后迫不及待做了愛做的事。

  樂此不疲。

  婚后第二年,他們的女兒雅雅在市里最好的人民醫院出生,老田抱著雅雅轉圈跳舞,深情地對著付欣蘭一口氣喊了十聲“老婆辛苦了”。

  婚后第三年,他們換了更大的房子,付欣蘭已辭去工作在家做全職太太,相夫教子。

  婚后第四年,老田外調做了新公司老總,他們黏了幾年的婚姻第一次有了“分開”。

  那是段異常煎熬的日子,兩個人都不適應,但為了更美好的明天,都不得不選擇這條路,但他們每天都會思念,短信電話成了聯系感情的橋梁。

  如果人有翅膀可以飛翔的話,付欣蘭和老田都愿意在彼此的城市穿梭來回,只可惜人沒有翅膀不會飛翔,只能靠想念寄托彼此深情。

  只是婚后第五年開始,婚姻發生了變化。

  也不知是為哪件事開始,他們之間忽然就有了隔閡。

  付欣蘭幾年來都想不明白究竟是哪件事破壞了他們的感情?

  大連私人偵探公司或許是婆婆念叨要個孫子,或許是老田那天回家來,看到家里客廳煙灰缸里有不是他抽的煙蒂,或許是付欣蘭那天趁他熟睡,查看了他的手機。

去哪里烤羊肉串最赚钱 什么是股票平台 单双中特免费公开 博彩网老k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 浙江体彩6 1历史开奖结果 30选5开奖结果 浙江省2004体彩6+1 平代表什么生肖 广东福彩好彩1玩法 管家婆二码二肖免费资料